您现在的位置: 鲍店煤矿>通知公告>
通知公告
 
从万华到潍柴,新华社为何持续关注山东国企
2019-07-11

从万华到潍柴,新华社为何持续关注山东国企



原标题:望岳谈丨从万华到潍柴,新华社为何持续关注山东国企

新华社连续两天报道山东国有企业转型发展,引发社会关注。

6月2日,新华社播发长篇通讯《“吾将上下而求索”——从万华改革之路看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伟大实践》;6月3日,新华社又播发《潍柴集团:专注自家“田”实现高质量发展》。

从万华到潍柴,山东两大国企执著于主业,坚持自主创新,争占科技制高点,在市场大潮中把握发展主动权,其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经历,是山东国企转型发展的生动诠释,谱写了我国企业发展史上的壮丽篇章。

山东传统产业占70%,其中又以重工业企业占相当比重,人们形象地将山东的产业特点概括为“粗、黑、重”,把以国企占重要比例的山东经济喻为“大象经济”。万华属于重化工企业,潍柴也属于重工业,两大国企的成功实践,对山东新旧动能转换工作和推动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都具有重大启发和借鉴意义。

1.沉重的大象

万华和潍柴,都曾经是两头“沉重的大象”。

在计划经济时代,潍柴集团的前身——潍坊柴油机厂曾几度辉煌,然而到了1998年,拥有上万人、建厂50多年的潍柴却亏损3亿元,已6个月发不出工资,人心涣散,濒临倒闭。

万华的发展经历尤其坎坷。万华的前身——烟台万华合成革集团,1983年建成投产年产1万吨的MDI生产装置。但由于MDI生产技术难度大,人才匮乏,研发进度缓慢,随后几年经营步履维艰,到1997年甚至一度连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

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引进的MDI装置建成后一直无法稳定运转。为此,1988年万华与国外四家MDI制造商进行谈判,希望引进新的技术设备。谈判长达4年,没有任何国际谈判经验的万华人不仅让对方摸清了中国市场的实际情况,而且还把技术设备打开了让人家看。

当年,万华和潍柴都面临“背水一战,不胜则亡”的困境。

2.激发内生动力

《孟子·离娄上》:“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像MDI这类产品和柴油发动机要想闯市场,都必须占领科技制高点,但是“真正具有市场潜力的高技术是买不来的”。要获得“有市场潜力的高技术”,一靠人才,二靠激励机制。在这方面,万华和潍柴走了共同的道路。

为了鼓励企业内部创新,万华承诺,研发出新产品并形成利润者,企业拿出部分利润作为奖金分配给相关人员。有一次,厂里一个工程师团队成功开发了新产品,并在当年形成利润,折算奖金92万元。现任万华化学董事长廖增太说:“我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决定下来。”最后决定,公司领导不参与分红,92万元分发给研发团队的9名成员,带队的工程师独得21万元。

“这次奖金分配在当时引起了轰动,要知道当年全厂全年工资总额也才200万元。”廖增太说,企业内部的激励效应立刻显现,很多人才纷至沓来。现在,万华化学的研发团队是一支集基础研究、工艺开发、工程化及产品应用研究于一体,规模达1500余人的专职队伍。

潍柴同样是创新激励机制,加大对人才和科研的投入。在潍柴总部总装车间,人们会看到以员工名字命名的技术改进和创造比比皆是。“李森喷油器及高压接头自动压装单元”“夏学军气缸盖主螺栓自动拧紧单元”等等,这是创新者的荣誉,也是对创造者的激励,充分体现了创新创造的价值和企业以人才为本的发展理念。

谭旭光说:“人才投资是最重要的资本投资。”为把国内外最优秀的人才引进来。潍柴面向全球拓展渠道,打造了人才聚集高地。经过多年的培育,潍柴在德国、意大利、法国、美国、日本等搭建了全球协同研发平台,累计培养引进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和泰山系列人才数十名。

据潍柴提供的数据,发动机板块研发投入占期间费用的比重,2016年到2018年分别是32%、36%和40%。近十年来,潍柴仅发动机板块研发就累计投入超过150亿元。

3.执著

谭旭光说:“我要把发动机卖得比房地产还挣钱”谭旭光对发动机研发的执著,众所周知。

“世界级的企业家,一定是注重主业的。”“中国有些企业家一会搞这个一会搞那个,是不可能成功的。”“有些企业干实业不挣钱,然后用房地产来补,这样不好!我到所有地方投资,政府提出给我配上商业用地,我一份都没要过;我说如果干主业都不挣钱,靠房地产挣了钱,核心竞争力一定是零。”据了解,潍柴的每一次重组都与主业相关,都沿着动力的主轴进行延伸。

再看万华集团,几十年来,万华集中精力专攻异氰酸酯类产品。从1998年12月拿出MDI车间成立烟台万华聚氨酯股份有限公司,到2001年成功上市,万华集团实现主产业从轻工制造合成革转型到化工制造MDI,目前是中国唯一一家同时拥有MDI、TDI、ADI全系列异氰酸酯制造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

4.世界眼光,勇争第一

谭旭光说:“我们从一个地方品牌,逐步成长为中国品牌、国际品牌,靠的是什么,就是要争第一。”

争第一,不是局限于国内,更是要有国际眼光。潍柴发动机已经推向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欧洲、独联体区域等全球各主要市场。2009年,潍柴并购法国博杜安动力公司,弥补了16升以上高速发动机的空白。紧接着,潍柴战略重组意大利法拉帝集团、德国凯傲集团和林德液压公司。2016年,潍柴收购美国德马泰克。2017年,潍柴控股美国PSI公司。

万华一边打破了国际化工巨头在中国MDI行业的垄断,一边勇拓国际市场。万华集团董事长丁建生说:“我们在国内发展起来以后,我们就考虑我们必须实行全球化的战略,因为我们这是一个全球化的行业。”2011年,烟台万华收购匈牙利宝思德化学公司,实现了在竞争对手主要盈利区拥有生产基地的目标。目前,万华已经有了新的“战略三步走”:计划5年内,力争进入全球化工前20强;10年内,进入全球化工前十强;15年内,成为全球一流的世界500强企业。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万华和潍柴,两头“曾经沉重的大象”,如今在国内国际市场上轻盈起舞,他们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标杆,是自主创新的典范,给众多国企改革指明了路径。

    (大众日报记者 周学泽)  2019年06月05日 07:22  来源:大众网-大众日报


责任编辑:孔庆峰






上一篇:关于鄂尔多斯能化公司营盘壕选煤厂协同人员报名的通知